臨時粉墨豋場扮演了四天三夜的台商.
第一天,台北經香港到上海然後轉蘇州,進旅館上床已是午夜時分;第二天,早上9點開始開會,開到最後一刻,飛車直奔上海浦東機場回香港,遇上香港商展旅館大爆滿,訂到北角的海逸酒店,進到旅館都是凌晨了;第三天更誇張,開完會是半夜兩點多,然後隔天得7點趕到機場快線.要當一位好台商,真是大不易.


上海香港都久違了,摸黑進出上海,整個大上海,爭奇鬥艷的摩天建築,即使在暗夜裡,高聳的剪影輪廓,依舊熱鬧;香港變的更多,都市更新計畫如火如荼,看到重慶大廈對面夷成平地,預告來年的新世界不免一陣心驚.

Cafede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