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聊聊豪門恩怨吧!
京都一澤家族,也就是眾所皆知的一澤帆布,其帆布袋幾乎等同京都的代名詞,因為全日本只有一間店,就在京都知恩院前,小小的一間店,永遠擠滿一澤帆布的信徒們,每個人都像不要錢似地搶購.然而2005年,原一澤帆布實際經營者一澤信三郎因父親過世,按遺書遺願本可全權繼承家業,長兄信太郎則可獲得父親全部存款.孰知,從未參與業務的長兄信太郎卻提出新遺書,主張可以同時繼承一澤帆布過半股份.



一澤家族內鬨分裂爭產事件,法院判決新遺書有效,導致一澤信三郎2005底被迫辭職,但看不過去的京都大老們伸出援手支持一澤信三郎另創新業,於是2006年,信三郎率領原班底在原一澤帆布對面開設一澤信三郎帆布店,甚至店面還稍微大一些.而原先京都市內學校本來用一澤帆布也改採用一澤信三郎帆布.

從此,知恩院前的東大路風景,也變了,一澤帆布與一澤信三郎帆布彼此對峙著.

一澤帆布價格不菲,但是據說很耐用.重點是這個帆布袋跟京都的景色是如此搭配,走在街上,看到男女老少背著不同款式的一澤帆布袋,彷彿一澤帆布袋就是國民袋般.

在一澤信三郎主持一澤帆布年代,曾先後買過幾個帆布袋,不過都當禮物送給人了,自己並沒有真正使用過,關於媒體書籍形容一澤帆布的神奇耐用,只能當成眾人的好口碑看待.沒用的原因,是因為在京都很自然的國民袋,拿到台灣背在身上,流露濃濃老知青的氣息,搞不好就變作做了.



手上僅剩下一個暗紫色的小帆布袋,因為顏色太突出了,沒碰上可送之人,靜靜躺在一隅也過了好幾載,偶爾想到拿出來看看,仍然是嶄新的模樣.而這個帆布袋不知不覺竟也成為一澤信三郎的紀錄,歷史的一部.

那日早上,閑晃到知恩院附近,想起一澤家族的恩怨情仇,漫步到一澤信三郎帆布店.



約莫九點半,一澤信三郎帆布店門口已有出差模樣的上班族搶購完畢,一群人手持戰利品交換意見.然後是看見一輛黑色私家車駛來,司機是位老先生,送主人進去選購便站在車旁等待.

店內已有不少人在挑選鍾意的帆布袋.其實一澤信三郎帆布袋,跟原先一澤帆布袋的設計大同小異,不過多了一些跨界合作的產品.

這次因為後面尚有工作行程,沒有買一澤信三郎帆布袋,留待下次再訪京都的計畫吧.

離開一澤信三郎帆布,而對面的一澤帆布尚未開始營業.



這則真實故事,對照起來,簡直就像是山崎豐子的筆下世界再現,如同「女系家族」、「華麗一族」等,豪門世家裡的恩怨情仇,如此鮮活地在京都人眼下上演.

不同的是,京都大老們伸出援手資助,一澤信三郎的店鋪硬是開在一澤帆布對面,對於講究面子,信譽,人情的京都人,大動作明白表示對信太郎所做所為投下心中的不信任票.信太郎如願奪得一澤帆布的經營權,然而,從一澤帆布易主重新營業開始的那天起,一澤帆布已經不再是京都人眼裡原來的一澤帆布了.










創作者介紹

CafedeRiver

Cafede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nami926
  • 去了京都3次
    不過都沒去買帆布包
    不是沒興趣
    而是每次都因為愛吃愛閒散
    而過了營業時間...>_<
  • 說的也是,
    後來再去京都這幾次,
    也沒有特別想買帆布袋,
    因為都忙著吃吃喝喝去了.

    CafedeRiver 於 2007/12/24 07:23 回覆

  • 波波馬麻
  • 這故事真的可以拍成日劇囉!
  • 當中應該有更多不足為外人道的內幕,
    實在很想知道...

    CafedeRiver 於 2007/12/24 07: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