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陣子看了不少推理小說,英美日系皆有.好看的有賈桂林溫斯皮爾的<白色謊言>,<真相使者>,這系列以梅西為主角的女神探故事,背景設定在大戰之後的倫敦,借古諷今,又直指人性,故事本身也轉折有韻味.
謀殺專門店的<箭屋>也不錯,古典推理的傑作.

日本的,伊坂幸太郎的<死神的精確度>看幾篇還ok,但多了就有點重複.法月綸太郎的<去問人頭吧>就在玩弄一個關鍵點,也猜到了,但是故事寫的不錯.
特別要推薦的是東野圭吾的<單戀>,前二分之一有些緩慢的節奏,後面一下子快馬加鞭,讓人幾乎是追著看,關於人性糾葛的描述刻劃,有掩卷嘆息之感.
向來佩服日本作家的產量與速度,應該說是天下無敵吧,鎮日案牘勞形,作家這行業完全是純手工業,數十年如一日,更不簡單.回過頭話說當年看東野圭吾的<放學後>,清新脫俗的校園推理,雖然有命案,但是清爽的感覺,至今難忘,沒想到他到這幾年才成為真正的暢銷作家.還好他堅持下來了,不然就是另一個稍縱即逝的流星作家.

遺憾的是松本清張的<黑革記事本>,實在受電視劇影響太深了,翻了幾十頁,一直看到米倉涼子的大臉在眼前晃來晃去,只好先放棄.
過了兩週,手上的推理小說都翻完了,再拿出來配乾杯啤酒看,竟然放不下來.雖然結局免不了善惡終有報,但看銀行OL變身成為銀座媽媽桑過程,也算有趣.

最後是原寮的<我殺了那個少女>,作者師承錢德勒的冷硬派犯罪推理,但是翻譯慘不忍睹,常常讀到一句落落長的話,像是汽車拋錨堵在路上造成交通擁塞打了連環結,怎麼看都有問題,是翻譯的人日文不好?還是國文程度太差?出版社的編輯難道都不看書的嗎?
一個好故事,漂洋過海來到台灣,卻遭到二度謀殺,只好說,爛翻譯去死吧.

重看宮藤官九郎的<虎與龍>,依舊趣味橫生,編劇玩的過癮,難為了一群明星跟著玩.一直在想為什麼宮藤寫的劇多半叫好不叫座?第一個可能是結構太複雜,電視劇的觀眾,中間上個廁所再回來,劇情可能就接不上,看DVD比較專心,看劇的情境不同.然後另一個原因,玩得太兇,總覺得宮藤技術面讓人讚嘆,但是炫技之餘,關於人味,不論是親情友情或是愛情等等,好像出不太來,少了一絲雋永回味,

再者,宮藤劇的密度高,製作組也很拼,導演拍的也有新意,對照長瀨智也後面拍的也是流氓故事,跟<虎與龍>的腳色幾乎類似,但是再看,趣味度明顯低了不少,屬於看第一次,熱鬧有趣,再看就有些勉強.
接下來,新到手的菜色有篠原涼子的<派遣的品格>,一堆大明星演的特別篇<鮪魚>,還有木村的舊作<快遞高手>等.

看<派遣的品格>第一集一開場是西班牙的安達魯西亞,結果一直聽到西班牙在聲聲呼喚,看日劇竟然只想到西班牙,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fedeRiver 的頭像
CafedeRiver

CafedeRiver

Cafede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