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100x35.gif
金絲梅芳是南加州小鎮聖塔泰瑞莎的職業偵探,32歲,離過兩次婚,喜歡跑步,常喝葡萄酒,特別是白酒,瓶裝紙盒裝皆可接受.


喝酒的偵探特別迷人,不同城市的偵探,也有不同的喝酒習慣.住在紐約的馬修史卡德,戒酒前喝的是波本威士忌,連喝咖啡也都要來上一些.
而住在加州的金絲梅芳,當然就喝葡萄酒囉.在辦公室內也會擺上幾瓶,但喝酒的工具似乎並不講究,茶杯也可權充酒杯,大概喝的是價廉的Chardonnay,買2送1促銷那種,所以用什麼杯子喝也就沒差吧.

偶爾上餐廳,例如匈牙利人蘿西開的同名餐廳,會點杯冰涼涼的夏布利,但應該不是勃根地的厲害角色,因為是紙盒裝的,金絲梅芳還會加塊冰塊,不知道是嫌不夠冰透,還是冰塊可以稀釋紙盒的粗糙味道.

當然金絲梅芳還是喝的出好白酒的口感,跟委託人包比到高級餐廳點的白酒,就讓她覺得過去喝的都遜掉了.

最近看金絲梅芳的系列偵探小說,已看了A,B,C三本,分別是不在場證明,瞞天過海,死亡陷阱.蘇葛拉芙頓筆下的金絲梅芳,接近酷派辦案,卻又心思細膩,對於愛情猶抱期待,相當迷人的角色.

只是這系列,應該不會像卜洛克的馬修史卡德系列,引發小小的追捧熱潮,因為翻譯的文氣差了許多.

閱讀史卡德,紐約變成老朋友那般熟捻,街道的氣味,酒吧的風情,季節變換時空氣的騷動,驚天動地的犯罪,都在史卡德的腳步中,向你靠攏.

而金絲梅芳,截至目前看到的A,B,C三本,雖不致像翻譯機直譯那般,但是文體少一點應有的俐落簡潔感,好像專程拜訪傳聞已久的牛排館,點了一客推薦的上好菲力,吩咐五分熟,端上桌的卻是well down,而旁邊的配菜馬鈴薯也沒煮熟,還忘了附鹽附調味,就是過程清楚,但故事無味,店譽也因此毀了.

又想起英國當今推理天后米涅華特絲,差不多的作品都有中譯本,可是市場好像也不熱,跟取材有關,可是翻譯似乎也捉不住華特絲的英式韻味,譯本顯得像乏味的英國菜,填飽肚皮用,而非滿足身心靈.

商周最近推的土屋隆夫和松本清張的全新譯本,算是嚴謹.
期待出版商,不要像幾年前葡萄酒熱潮,投機客一堆,什麼酒都賣,塞爆市場,打壞消費者的胃口跟荷包.

好看的偵探小說或是推理小說,譯筆優劣,就像是葡萄酒的冷藏庫好壞,好的翻譯,原汁原味,信達雅;差的翻譯,如同將葡萄酒置放高溫強光下保存,再強壯的酒體,也經不起如此折騰,翻譯小說亦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fedeRiver 的頭像
CafedeRiver

CafedeRiver

Cafede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