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推薦到北京五道口的光合作用書店晃晃,書店不大,但頗有點台灣誠品的味道,少了些矯揉的小資姿態多了點學生的文藝氣味.



在二樓發現村上春樹與安西水丸合作的全系列譯本,見獵心喜即刻挑了幾本,更高興的是村上朝日堂的隨筆系列也有,可惜部份書的封面略有髒污,只好忍痛割捨,選了幾本還算乾淨的.

結完帳,忍不住就到光合作用二樓的咖啡廳休息,想先睹為快大陸的譯者如何呈現村上春樹獨有的氛圍.

台灣引介村上春樹最有名的譯者應該是賴明珠,獨特的譯筆重塑村上筆下主角虛無的都市生活困境,和難以言喻的心理變化,多年來帶領讀者感同身受.

多年前曾讀過香港譯者翻譯的舞舞舞和發條鳥年代記,譯者盡可能忠實交代故事,譯筆也算流暢,可是故事本身卻像極簡主義裝修的房間,沒有什麼人味,村上雖不喜交際應酬,但也不至於離群索居.
兩年前在漢堡車站買了本挪威的森林英譯本,準備搭火車到義大利途中打發時間用.暗忖熟悉原本的故事,加上譯者是村上認可的,心想換個英譯本閱讀,重溫青春記憶.果然英譯本讀起來,青春的哀愁如鐵道兩旁飛逝的異鄉風景,一去不返,感觸格外強烈.從某個角度來說,英譯本讀來更能體會當時村上創作的心情.

在光合作用書店買的全是隨筆沒有小說,譯者是林少華.

喝著咖啡翻閱村上朝日堂,邊讀邊適應大陸簡體字和慣用語,這個始料未及的過程,很像二度翻譯,因為要先將簡體字轉換成繁體字,有的一下子認不出來,還得上下文推敲確認.遇到大陸慣用語,也得適時轉換成台灣的語法,總之比讀英文翻譯還轉折.

大抵創作跟作者的生活態度有那麼點千絲萬縷糾纏不清,所以譯者能否準確捕捉創作者的基本精神,便是考驗譯者的生活型態與創作者的連接關係,愈靠近譯文愈能在信達雅之間取得平衡.
否則,縱使故事能說明白講清楚,少了原著作者的獨特韻味,如同橘逾淮為枳,差一點就差很多.

因此碰上操著北京話的村上,著實讓人很不習慣,看著心思細膩的村上變成語氣直接了當的北京人,氛圍如同施工中北京的空氣,灰濛濛而對不準焦距.

畢竟村上筆下的世界跟大陸城市的生活方式也是這幾年才慢慢接上軌,但是彼時此刻已相隔十數年,情境難再.
不同的華人世界所解釋的村上春樹,如同台灣海峽分隔的兩岸三地,徹頭徹尾存在三種迥異的生活意識型態.





cfd




Cafede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