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適合做拿鐵,光明比較新鮮,卡布奇諾的奶泡才打的起來.



蒙牛和光明都是北京盒裝牛奶的大牌子,以上分析的言論則是出自北京帽兒胡同內的沙漏咖啡老闆口中.

在過客吃完東西,一夥人換個地方坐,直接到附近找了間咖啡廳,於是便選了最近的沙漏咖啡.
沙漏咖啡按照外牆上的介紹,2004年開店,在帽兒胡同算是新店,做不做得下去,得再看看.

先穿過一座亂中有序,小巧可愛的花園,然後進到屋內,一樣是刻意的隨興擺設.這天午後,除了老闆,我們是唯一的客人.



坐在採光良好的包廂,紅艷逼人的布巾披在椅子上,白牆面掛著舊樸畫作,帶些古意的窗櫺,望出去是正在修路的帽兒胡同,胡同人家的生活景象就在眼下流轉,一切是如此的中國,除了桌上的咖啡.



後來讓老闆泡了杯普通的咖啡,蒙牛也好,光明也罷,咖啡文化不僅是奶泡的細緻與否,而是需要時間慢慢培養.胡同粉刷可以遮舊,咖啡館不是擺些舊文物自然有氛圍,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活動日積月累成就最後的結果.





watch repairs



Cafede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