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回巴黎吃一頓會改變你一生的好餐廳,因為看了<穿著Prada的惡魔>;企圖去紐約尋找一棟已不存在的紅磚造的二手書店,因為<布魯克林的納善先生>曾經在那幫手過;也動念想走訪輕井澤看看好野人的度假別墅,拼繪<本格小說>中,東太郎的純愛執念.
因為電影,小說都說了一個精采的好故事,遂讓人悠然神往.



如果不是梅莉史翠普飾演米蘭達,你會想到誰?友人提到葛倫克羅絲,應該也鎮得住場面,但是梅莉史翠普多了幾分纖細敏感神經質,談吐之間,睥睨一切,主宰時尚的邪惡女王不做第二人想.如果不是她,<穿著Prada的惡魔>的故事絕對流於好萊塢的通俗肥皂劇窠臼,不可能給你痛快之外的餘韻.好萊塢這次給的比平常的行貨多一些爽.

保羅奧斯特本來就是一位說故事的好手,<布魯克林的納善先生>說不好就成了霹靂火摩天輪之類的譁眾取寵,但是保羅奧斯特的好本領把一個罹患癌症的老先生企圖隱於市等待蒙主召見的故事,兜成炫目的浮世繪,紐約當然是最佳舞台,芸芸眾生百態輪番上陣賣力演出.
納善先生在書中說了一段話,閱讀是我的逃避方式,是我的紓解,慰藉,激勵.我閱讀,單純是為了閱讀本身所提供的樂趣,為了享受當你聽到作者的文辭在你腦中迴響時,你所感受到的那份環繞你的,無比美妙的寧謐.
閱讀這本小說,享受一段純粹的閱讀樂趣.
更要多謝李永平老師的精采譯筆,幾乎等同創作般辛苦,可能是保羅奧斯特歷來最佳的譯本.如同好電影,舒舒服服坐在首輪豪華環繞杜比大銀幕欣賞,感動一定勝過二輪的小戲院.

水村美苗的<本格小說>重現把故事說得精采才是小說的王道.
太多的私小說盤據日本文壇,光是看台灣書店架上的書名就令人膩得提不勁翻閱,肚臍眼展覽久了,會不會著涼啊!
<本格小說>展現水村美苗的天職小說家的迷人神韻,純愛的執念,歷經大時代動盪,終非得到祝福的傾城之戀.如果把書中的角色日文名字換成英文,戰後東京和輕井澤背景改成維多利亞的倫敦和布萊頓,蕩氣迴腸的痴戀與豪門敗落,豈非另一則西方古典小說.
<本格小說>向古典小說致敬,但是水村美苗又多了現代形式的解構,不僅僅是一則掩卷喟嘆的愛情物語,幽微轉折的真實人性和高超的說故事技巧,才是小說引人入勝的宗旨.

好故事不等於說好故事,惟有好的敘訴者,拍出好電影,寫出好小說,提供我們聽到看到讀到好故事的愉悅.






party flower arrangements


Cafede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