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福若依格,或者說,拉芙伊格.
兩者都是Laphroaig的音譯,前者出現在卜洛克的雅賊系列<伺機下手的賊>,後者則在村上春樹<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提及.



Laphroaig是英國艾雷島ISLAY釀造的單一麥芽single malt的代表之一.
艾雷島原本有8座釀酒廠,但是其中的Portellen已歇業,所以剩下7座酒廠.
當中的波摩Bowmore可能是坊間最常喝得到的艾雷島single malt.

艾雷島出產的單一麥芽,典型的海水味,潮香混雜著濃濃的泥炭味,喜歡的人對這種碘味,或者說藥水味完全無法抗拒;然而就像榴槤一樣,痛恨的人也不在少數.

卜洛克是這麼形容Laphroaig的,這種威士忌的味道很獨特,你一定嚐得出來.這種酒就是該慢慢的品.每次像麻雀似的啜一小口,然後你不斷告訴自己你喜歡這個味道,等到喝完一杯,你就會發現自己真的喜歡了.

以文章來說,就像看海明威初期的作品那樣,有深深刻痕的文體.不是華麗的文體,也沒有使用困難的語言,但真實的某一個面向卻確實地切取出來.沒有模仿任何人,可以清楚看出創作者的面貌.關於Laphroaig,村上春樹如是說.

Laphroaig的瓶身是接近深墨色的濃綠,加上白色的標籤,看起來真的很像是特大號的藥水瓶.

卜洛克形容的應該是10年的酒,桀傲不馴,狂野奔放,入口就是結結實實的一拳.所以你得一小口一小口啜飲,讓那股蠻勁不至失控.

但是15年的酒,就像浪子回頭,風霜全藏在骨子裡,懂得甜言蜜語討女孩歡心,但是別忘了,浪子終究還是浪子,不可能成為居家好男人的.

重看<伺機下手的賊>,提到了這款常喝的威士忌,剛好手邊還剩半瓶10年的,就著羅登拔的足跡,神遊紐約也就喝完了.
而另外一支15年的,幾個晚上聆聽村上春樹形容,纖細指間滑過黯淡光線縫隙所達到的彼得塞爾金的郭德堡變奏曲,音樂與酒,猶如初夏習習海風帶給燠熱的島上些許清涼.

但是,終究10年的Laphroaig喝起來有一種痛快,就像聽慣顧爾德鏗鏘有力的擊鍵.

然後,去艾雷島,請店家用村上春樹形容飄著淡淡花束香氣的Bunnahabhain澆淋肥美生蠔,再一口氣掃光,是閱讀之後屬於男人的夢想.





used bmw




Cafede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